暮景

http://weibo.com/678826424

【移动迷宫】【Strawberry Bubblegum】(Thominho/米汤)

在晨曦的光还没有来得及将整个空地点亮之前Thomas就已经站在迷宫门口等待了,他一边做着热身运动一边时不时四处看看。绝大部分人都还在睡觉,Thomas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醒来的地方,查克正在翻身,他有点担心自己的朋友下个动作就是从睡袋里将自己甩出来,可比起查克,他现在更担心自己会遇到Minho。

     事情要追溯到五天前,那天是Newt来到空地三周年的纪念日,Alby和Minho打算为他小小的庆祝一下,在商讨的时候Thomas不小心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嘿,你来的正好菜鸟,过来我们一起想一想怎么庆祝”Alby冲他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起初Thomas并不是非常愿意加入这场计划,比起Minho,Alby和Newt的情深义厚,自己只是一个刚来到空地不久的菜鸟而已。但当他听到Minho说“也许我们能从厨房搞到一些蜂蜜和奶油给Newt做个蛋糕之类的“时候,他吞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 Thomas不是个吃货,但甜食对于这片小小的领土来讲依旧是非常珍贵稀有的物品。补给品有时会送来一些蜂蜜和面粉,再加上鸡蛋和鲜牛奶做成的奶油,说不定运气好还能在上面点缀一些树莓之类的。通常甜食会优先供给那些受伤的男孩,其次如果每个月补给有余,早餐的面包上会每个人分到一点点的糖浆。

    三个人只用了十分钟就决定好这个惊喜计划,Alby还说要带上自己珍藏的佳酿来助兴。

     Thomas对酒不感兴趣,但他实在是想吃一口甜甜的奶油蛋糕。之后的一天变得格外难熬,工作也比平时让人感觉时间变成了三倍之多,因为食材实在是不够分,这次活动只好偷偷在晚上举行,参加的除了目标Newt以及Thomas自己还有Alby和Minho外,还有其他两个参与此项计划的人。

     计划当晚一切顺利,在绝大部分人都开始打鼾的时候,Thomas等来了他期待的东西。

     小小的篝火在靠近地图室附近的林地举行,大家围成一个圈子,起初Newt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讨,表情凝重的像是等待发榜的考生。

    但在Alby将酒和蛋糕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时候,气氛开始热起来了。酒壶从每个人手中传过,Thomas坐在Minho和Newt之间,当他把酒壶从Minho手中接过想要直接递给Newt时,Minho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 “嘿,你搞什么呢菜鸟?别以为你可以躲过去,快喝“说着故意笑嘻嘻的将酒壶低到Thomas的嘴上“你看见Alby的表情了吗?这可是他珍藏了好久的酒,如果你敢吐出来,我保证明天你醒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鞋子正挂在藤蔓的顶端”

     Minho说完大家全都笑了,Newt也一脸坏笑的看着Thomas等他喝下那些酒,Alby则一脸的【你敢吐,我就敢这么做】的表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 Thomas没办法只好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 “不准吐”Minho看着他,细长的眼角勾出一抹好看的笑意,Thomas知道Minho虽然总是一脸和气,但并不代表着他不会真的生气,无奈只好吞下了那口酒。

     接着人群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。酒劲对于Thomas这种未曾饮酒的人来讲有点大了,之后又轮番喝了三次,大麦发酵后的辣味以及醇香压过了蛋糕的甜,他觉得有点浪费,也不知道自己之后究竟干了什么,记忆中最后一抹模糊的片段他感觉到自己在傻笑,Newt一脸无奈的安慰旁边啜泣的Alby,而另外几个人早就醉的不知道去哪儿了,他扭头看着Minho,晃动的视角感觉到对方注视着自己的视线,Minho微笑的看着他问“你笑什么呢?Thomas。”这次他没有喊他菜鸟。

     “看你,你笑起来眼睛眯的像一条缝,像一只温顺的小狐狸,嘿嘿嘿”Thomas卷着大舌头一脸傻笑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 Minho没生气,举起小瓶子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【他的酒量和Newt一样好】

     Thomas脑中缓慢的浮出这样一个不知所云的结论。

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Thomas?“Minho继续微笑着说”狐狸是犬科的,犬科还有一种动物叫做狼,狼在笑眯眯的时候眼睛也是眯缝着的,但是。“说完Minho将手中握着的酒壶轻轻的放到了地上,右肩略微向后倾斜,在Thomas的耳边小声的说”狼如果一旦盯上了他的猎物,在捕猎到手之前,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“说完他撇了一眼Thomas,继续端起酒壶小小的品了一口。

     Thomas闻到了他口中传来的浓烈酒气,可他的声音却如往日那般平静如水。Alby在旁边哭闹着要夺回自己的酒壶,Newt赶忙阻止他跌进篝火里,Thomas感觉眼前一阵恍惚,紧接着他看到了林地上方一片灰色的星辰。

     Thomas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第二天他睁开眼发觉自己眼前并不是那片熟悉的天空,而是水泥堆砌的房顶,身下软软的垫子提醒着自己这绝不是平时该睡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他全身酸痛,每个骨头缝都喊着救命,脑袋晕晕沉沉。Thomas深呼吸了一下,他试图让自己把昨晚断片之后全部能利用的景象都翻出来。他记得Alby喝多了,Newt扛着他回去休息,并嘱咐Minho照顾好自己。然后Minho好像是想把自己扶起来,再然后自己好像是吐了,吐了那件蓝色牛仔衫一身,夹杂着酒精和蛋糕的难闻的气味。再之后?再之后是什么……。

     Thomas翻了个身,试图用力唤醒自己罢工的记忆,这一翻身不要紧,眼前的景色让他惊的差点没翻滚到床垫下。赤身裸体的Minho躺在自己身边,结实的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着,他以不会惊醒对方的力道轻轻抬起头,Minho正在熟睡,浓密的黑色睫毛在眼睑下投出好看的弧形,缓慢的呼吸带出的温热气体吹在Thomas的脸颊上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这一定是做梦。Thomas对自己说。一定是他喝多了,出现的幻觉。他用力闭上眼,祈祷着下一秒查克站在自己面前说“你打算睡到几点,早饭都要开始了。“但他大约耐心的等待了一分钟,什么都没有发生,身边的人依旧在沉睡,而此时Thomas留意到自己并没有像Minho那样枕在枕头上,而自己的脑袋下压的是Minho的手臂。

     Thomas彻底不知所措了,经历这种情况是他人生的第一次,希望也是最后一次,他小心的抬起身子,发现Minho的另一只手勾住的是自己的后背。

     真是前有猛虎,后有饿狼。Thomas想。

     轻微的挪动似乎是吵醒了身边的梦中人,Minho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着Thomas“你醒……”Minho那个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口,一张薄薄的毯子因为撑起的身体而滑落到了大腿根部的地方,Thomas顺着毯子滑下的位置看去,刚想大叫的嘴巴就被Minho的手按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“你想把所有人都喊过来围观咱俩吗?”Minho被Thomas这么一闹顿时清醒了过来,还好平时在迷宫中锻炼出的反应能力不是白吃的,赶在对方大吼“天啊,上帝啊,我的神啊”诸如此类的话之前按住了对方的嘴。

     Thomas睁大眼睛看了看自己赤条条的下半身,又看了看Minho的,接着他依旧瞪着难以相信的眼睛看着Minho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保证你不会大喊大叫我就把手拿开,可以吗?”Minho一只手越过Thomas的小腹,撑在床边防止这家伙因为受刺激把自己摔下去,另一只手保持那个捂住对方嘴的动作。

     Thomas思考了三秒钟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然后你再保证你不会光着屁股从这里冲出去,或者干什么傻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这次Thomas没有思考,他再次用力点了点头。说老实话,Thomas本身也不希望这件事被别人知道,浑身酸痛和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大概能多少猜到昨晚发生了什么,毕竟都是成年的男孩。

     Minho松了一口气,将手从Thomas的嘴上拿开,拉起毯子盖住了两个人的下半身,没等对方发问自己就先将对面那男孩脑门上写的问题回答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首先,你昨晚喝多了,一开始我和Alby只是想逗逗你,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,喝了一口之后剩下的那些我们谁都没能拦得住你。撑到最后清醒的只有我和Newt,Alby喝多了,又哭又闹,Newt只好把他送了回去,而我怎么也喊不醒你,所以我只能尽力把你扶起来。没想到你一站起来就吐了我一身。哦天啊,我真不想回忆那种味道兄弟。”说着Minho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 “吐完之后你就开始闹着说不舒服,我只好把你扛到地图室里来,如果把你扔回睡袋,恐怕你要闹的别人都甭想睡觉。”Minho说着看了一眼Thomas。

     对方的表情简直就像是6月的天气,风云突变,阴晴不定。羞愧和复杂以及各种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情感在Thomas的大脑中来了个连环追尾。

     “再之后,我先是把你在这里安顿好,接着去弄了一些热水给你擦身体上的呕吐物,还有漱口,最后我才去好好把我的衣服和自己洗干净。等忙完这一切我回到地图室你猜怎么着。”Minho双手抱怀看着Thomas。

     “你就趴在冰冷的地上像一条老狗那样呼呼大睡,为了防止你因此而感冒不治身亡,我只好这一宿都抱着你。然后你……就”Minho之后的那句话没说完。他把头扭了过去看向挂在门口的衣服。

     “然后有些事就发生了。就是这样“

     就是这样!!!Thomas脸红的像一块烧红了的烙铁,如果现在给他一个脸盆,他把头钻进去一定能激起一片水花。

     Minho给了Thomas一些冷静的时间,在对方没有大吼大叫或者光屁股冲出去之后,他看了看面前这个矮自己半头的男孩,对方两眼一片空洞,脸红的像菜地的番茄。“你身上还疼吗?……”Minho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对方的头发,可Thomas本能的闪开了。

     “还好,没事,我很好,我裤子呢?那个,今天不去迷宫没事吗?我没事,我特别好,真的。”Thomas在Minho手摸到自己的一瞬间从床上站了起来,开始找自己的衣服。

  Minho看着面前这个明显已经混乱到说胡话的男孩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之后的那几天Thomas有意的躲着Minho,倒不是他不喜欢Minho,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查克问过Thomas晚上跑哪儿去了,但Thomas阴沉着一张忽白忽红的脸吓的查克赶紧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 “成为行者压力很大吗?”有一次睡前查克这么问到Thomas。

   被问的人翻了个身,随口嘟囔着“还好。“

     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五天,期间Thomas有几次在林地中休息,他感觉得到对方的视线在盯着自己,还有一次他在菜地帮忙施肥,起身的时候没站稳,Minho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从后面扶住了差点跌坐在地的Thomas。然后就是吃饭时莫名其妙的坐到了一起,Thomas开始怀疑是不是查克也被Minho收买了,为什么他在需要这个伙伴的时候对方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消失。

     再然后就是昨天清晨,他躺在睡袋里睡梦中感觉有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那种感觉就是一瞬间,他睁开眼睛之后看到Minho在不远处做着热身运动。Thomas觉得自己快要被自己敏感的神经折磨的崩溃了。他干脆什么都不想,任由这位行者在一天中时不时出现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 亮光才刚把远处天空的青蓝色抹上一丝奶白,面前迷宫大门就在剧烈的抖动中咧开了他的巨口。Thomas深吸一口气,跑了进去。
  心烦意乱让他最近几日工作效率并不是很高,一方面要提防突如其来的麻烦,另一方面要留心不要跟Minho撞上。

     可惜总是事与愿违,就在跑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在半路遇到了蹲在地上的Minho。

     到底要不要打招呼呢?Thomas心想。如果这么从对方身边跑开,就好像自己特别在意什么事儿一样。可笑,我怎么会在像个娘们一样在意这种事。

     “咳……”Thomas故意在靠近Minho的时候轻声咳嗽了一声,对方回过头视线稍微往上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 “嘿,菜鸟,你来得正好。“Minho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蹲着说”你身上有多余的细绳么?我的鞋带好像是断了。“

     Thomas从包里翻出一截灰色的细绳递给Minho,后者并没有表现出尴尬,随口说了一句“谢啦”。Thomas靠在墙上不敢去看Minho的脸,说不尴尬是骗人,其实他内心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害羞。

     Minho整理好鞋带只用了一分钟,手速飞快的将细绳替代好原先的鞋带,站起身用力舒展了一下弯曲的背部。

     Thomas看了一眼Minho,就在两人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迷宫里忽然传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这是行者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危险信号,Minho对着Thomas打了一个【快跑】的手势,Keeper带着他身后的男孩,两人快速远离了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 回程一路两人无话,摩擦声似乎从未离他们远去过,Thomas尽力不让自己想象那跟在身后的东西。想到那尖细的金属四肢在石板上飞速爬行,Thomas的胃里就一阵翻滚。

     回到空地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早了一些,地图室里其他的行者们已经开始着手于今天最后一道工作程序,Thomas和Minho是最后两个进去的,完成工作已经是晚饭即将开始的时间,离开地图室的时候Thomas决定和Minho好好的把几天前发生的事情说清楚,他觉得这样憋下去自己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 然而Minho却先他一步打开了话题“睡前你来一下地图室,我有点事要跟你说,还有,晚饭别吃太多,留点肚子。“丢下这句话的同时Minho轻轻的揉了揉Thomas的脑袋,后者并没有躲开这个动作,目送Minho离去后,Thomas内心七上八下。
  晚饭弗莱潘准备的是鸡肉块和蔬菜沙拉以及面包片,不错的晚餐,查克都快把盘子舔碎了,胖乎乎的小男孩一脸祈求的看着Thomas盘子里只动了1/3的沙拉和肉块。

   “没胃口吗?“查克打断了Thomas的走神。

   Thomas比平时慢了半拍的问到“什么?“

   “我看你根本没怎么动今天的晚餐,你不饿吗?”查克再次问到。

   “哦,没什么胃口”Thomas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用他的叉子虐待盘子里的甘蓝。

   “如果你不饿的话,我帮你吃吧,你知道弗莱潘不喜欢别人剩饭,而且如果Newt看到你无精打采,估计准又要把我询问一番。”

    Thomas觉得查克这种想法完全是多虑的,他将面前的盘子推到胖男孩手边做了一个【请】的姿势。顺便抬起头看了一眼Minho经常会坐的位置。左上方,距离自己两排餐桌外。可惜他并没有在视线内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,那件熟悉的蓝色牛仔衬衣不见了,每次四目相交时那张微笑的脸也不在原位。

     他去哪儿了?Thomas心中有无数个问题。

     晚饭后轮到他去沐浴时依旧没有见到Minho的踪迹,这个人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,地图室的大门也紧锁着,完全不像有人在的样子,Thomas沮丧的回到他喜欢的那个角落。两面高墙相交的那个拐角处,树林的背后。他倚着柔软的藤蔓两眼望着空地上的篝火一点点熄灭,一些装在罐子里的灯也逐一灭掉了,他觉得内心就像今天无星的夜空一样孤独。

     就在Thomas裹着自己的小毯子打算睡觉的时候,借着天空中银白色的月光,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慢慢走来,宁静的空地除了时不时从林间传来的虫鸣声,Thomas还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。

================

剩下的请诺步随缘居:具体原因你们懂

http://www.movietvslash.com/thread-187531-1-1.html

评论(3)
热度(27)
© 暮景 | Powered by LOFTER